中国电影的创新与反思

来源:工人日报编辑:pt电子发表时间:2018-07-02 13:41:44
查看数0>

  中国电影的创新与反思

  第21届上海电影节闭幕现场,杜鹃为最佳纪录片《漫长的季节》(荷兰)颁奖 。视觉中国 供图

  6月17日,第21届上海电影节举办金爵电影论坛,主题为“电影工业化之路”。视觉中国 供图

  6月24日晚,随着金爵奖各奖项揭晓,瑞士/蒙古电影《再别天堂》获最佳影片,中国影片《阿拉姜色》获得评委会大奖、最佳编剧奖。颁奖盛典的谢幕,也意味着为期10天的第21届上海电影节闭幕。

  本届电影节吸引来自全球108个国家和地区的3447部影片参加,金爵奖入围影片13部,众多影片开票之后一票难求,观影人数和票房也屡创新高。作为一年一度的国际电影节,上海电影节关注和探讨了不少当下的业内热门话题,比如电影工业化、市场发展前景、口碑与票房、年轻导演的扶持、观影模式革新等。显然,对于一个渐趋成熟的国际电影节,如果仅陶醉于各项数据统计,陶醉于电影人和市民踊跃参与的观影狂欢,还远远不够。

  改革开放与电影行业发展

  “1979年,中国恢复电影放映之后,曾经一度创造世界纪录,人均观影高达29次,这个纪录到现在都没有国家能突破。”6月18日晚,在“2018电影频道之夜”上,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分享了中国电影的辉煌往事。

  当晚,电影频道推出“40年40部”年度影片。这些影片包括1979年的《归心似箭》、1980年的《庐山恋》、1987年的《红高粱》、1997年的《甲方乙方》、2009年的《建国大业》、2017年的《战狼2》、2018年的《红海行动》,等等。1978年到2018年,40部具有代表性电影镜头的精彩混剪,引发在场嘉宾与观众的无限感慨。

  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这一重要时间节点,回望中国电影产业发展很有必要。

  6月19日上午,在电影节金爵论坛“改革开放与中国电影”上,由中国电影家协会主编的《2018中国电影产业研究报告》发布。作为报告发布方,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书记、驻会副主席张宏发言时称,改革开放40年,经过一代一代电影人努力,中国电影产业直接市场规模近600亿元,观影人次达16.2亿,成为文化产业龙头之一。刚刚过去2018年第一季度,中国电影创造200亿元的票房,超过北美同期的28.9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183亿元),创下了全球单一国家季度票房最高纪录,首次成为世界第一。

  虽然中国电影市场正在高速发展过程中,市场规模已位居世界第二,但电影市场仍存在空白点。上述报告显示,去年我国院线总银幕数达50776块,稳居全球首位。不过,资深电影市场研究专家刘嘉指出:“根据中国电影科研所2017年的报告,全国有350个县没有实体影院,有921个县级地区只有一家影院,涉及人口是2.7亿,放映基本设施及服务亟待更全面、更完善。”

  除了填补市场空白,中国电影产业机遇和趋势还在于生产制造能力的提升。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系研究员刘藩表示,目前互联网、传媒、游戏产业纷纷进入电影市场,呈现多元化、规模化的市场扩容,但成熟的制片公司仍是稀缺资源:“只有成熟的核心主创为主导的制片公司形成专业的制片生产能力,才能够形成有效的制片生产力。”

  中国电影工业化之路

  电影工业化,在中国电影发展中一再被提及。随着中国电影的高速发展,越来越多的电影从业者希望建立和规范工业化的体系。

  本届电影节围绕中国电影工业化有三场活动:6月17日下午,电影节开幕第二天,多位电影业界名人齐聚金爵电影论坛,围绕“电影工业化之路”展开讨论。6月19日,由不同的电影公司分别举办“中国电影工业化的探索与突破”和“向中国电影工业化进发”小型论坛。

  “中国电影工业化发展究竟何处是边界。”这是金爵电影论坛“电影工业化之路”的对话重心。

  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、淘票票总裁李捷说,工业化首要任务是解决不确定性问题,用更好的预算管理能力、制片管理能力以及类型选材,把电影面临的风险降到最低。他认为,电影工业化最大的挑战在于人才的专业化,“制片和导演的专业化,在未来整个中国的工业化之路会成为非常大的话题。”

  华谊兄弟电影有限公司总经理叶宁认为,工业化是“必然之路”和“更高级的生产形态”,也是专业人做专业事。在他眼中,要做到专业性,只能尊重创作规律,深入进行钻研。

  破解观影瓶颈新探索

  电影终归要进入市场,被观众看到,才算完成整个过程。从电影宣发到完成排片,可做的文章颇多,与整个行业、产业以及观众息息相关。

  今年电影节期间,6月20日上午的大象点映“C2B长线发行模式”发布会让人眼前一亮。

  如今,电影市场主流宣发模式,属于典型的“片方思维”。制片方花钱一手砸宣传,另一手砸发行,尽量让影院多排片。谁的钱多、资源多,谁更容易抢到排片。其弊端显而易见:电影发行空间受限,影院找不到精准观众,观众也看不到想看的电影。特别对文艺片、纪录片而言,要通过这个模式发行格外艰难。

  大象点映创始人秦晓宇和吴飞跃,深知个中滋味。作为《我的诗篇》联合导演,他们艰难地把电影拍完了,却在发行阶段遭遇重重困难。咬牙花200万元做了宣发、尝试了一次公映,结果却是一分钱也没收回来。

  他们的破题方式是借助互联网搞众筹点映,从“片方思维”到“用户思维”。通过精准垂直的宣传渠道,让观众了解一部影片,喜欢的话,网友个人就可以发起一场观影活动,影院、时间、排片、谁陪你一起看,都由观众说了算,颇有“我的影院我做主”的意味。《我的诗篇》通过这种模式,在205座城市放映1000场,收获250万元票房。

  据吴飞跃介绍,大象点映的片库已有100多部影片,合作过的影院有2000多家,先后有2000多位众筹观影发起人在全国300多座城市完成3000多场放映活动,平均上座率超八成。

  “任何一部影片,只有放映才有生命。多放一次就多活一次。”《村戏》导演郑大圣就选择了大象点映平台,他为此也感谢这个平台帮《村戏》找到“对的眼睛,对的人群”。

  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电影处处长彭奇告诉记者,“大象踏上了一条之前无人探索过的道路,逐一整合来自院线、创作者、观影人等与电影相关的各方需求,通过技术将闲置的资源和分散的需求匹配起来,逐步摸索出一套全新的观影模式,并不断调整更新,使之更加贴合实际,尝试解决更多我们一直试图破解的观影瓶颈问题,比如长线放映、老片复映,比如文艺片宣发的新路径等。”

陈俊宇

【谈谈观点】

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

pt电子 官方微博 中国pt电子网新浪微博 中国pt电子网腾讯微博
pt电子手机报 官方微博 pt电子手机报新浪微博 pt电子手机报腾讯微博
中江论坛 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

pt电子数字报


pt电子日报

大江晚报

金周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