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人性命,何物担当?

来源:pt电子—pt电子日报编辑:徐涧发表时间:2018-12-20 16:51:52
查看数0>

冬日的餐桌上,常有一盘炒青菜。经了霜的青菜,嫩脆中有绵软、清素中有醇厚。即使是一桌的鱼肉膏腴,非这素炒青菜上场,才能压得住阵脚。青菜若是和豆腐同炒,更是一清二白,舒胃养眼。老人常说,青菜豆腐保平安;古人也说,白饭青菘,养生妙法。我想,老百姓倒不一定讲究养生之法,只因为青菜豆腐便宜易得,刚好暗合了古人的养生之道。

“稻穗黄,充饥肠;菜叶绿,作羹汤;味平淡,趣悠长。万人性命,二物担当。”细品郑板桥的这话,让人感动。岁月的画卷在眼前铺陈开来,有金黄的稻田,有碧绿的菜地,有劳作的农夫。似乎有了稻米和青菜,百姓的日子就可以源远流长地过下去了。可不是吗?聪明的中国百姓,即使是最平常的青菜,也能变幻出上百种的做法。

街边巷尾,偶尔能看见有卖“高杆白”的农民,雪白的梗,碧青的叶,几大棵捆成一起,杵在路边。只是,现在还有多少人家会腌咸菜呢?

小时候,冬天比现在冷得多,也是腌菜的季节,已经滴水成冰。母亲用大盆装水洗菜,洗了一盆又一盆,我们来回忙着搬运,手冻得发紫。洗菜要看天,太阳出来的时候,家家门口都栓起绳子,晾晒洗好的菜,“高杆白”为多,还有雪里蕻,还有冬芥菜,滋味各不相同。腌菜是个很奇妙的技术活,同样的菜,腌的人不一样,菜的味道就不一样。据说菜认手,汗手揉菜最好,也有碰菜就烂的手。

“高杆白”腌好后,嫩黄清脆,切成片,搁点青蒜段炒着吃,最为下饭。过年的时候,父亲突发奇想,用最嫩的菜心,洒上白糖,甜咸相配,有点出奇制胜的意思。菜心鲜脆爽口,成了最受客人欢迎的下酒菜;雪里蕻腌得少,要配肉丝炒着吃才香;冬芥菜吃起来有丝丝天然的辣味,腌的时间长了,奇鲜。母亲喜欢生着吃,冬天吃稀饭的时候,从罐子里掏点出来,碧莹莹的咸菜,白生生的稀饭,吃下一碗,全身都暖和了。

“高杆白”除了下坛子腌,还有一种高级点的吃法,做芝麻香菜。选嫩白的菜梗,细细地切做丝,摊在竹匾里,晒几个太阳,用盐腌入味,挤掉水份,拌上姜丝、蒜片、五香粉、辣椒粉、芝麻入罐捣实,罐面上用麻油或者熟香油封口,半月后即可开封食用。鲜脆香辣,清香满口,喝茶佐粥都是妙品。

现在自己动手腌咸菜、做香菜的人家都少了,太费时费事。菜市里,自有咸菜和香菜卖。前段时间,荻港镇举办江鲜节,除了江鱼螃蟹,当地的香菜也成了抢手货,细品,似乎童年时家常香菜的味道又回来了。

主持人简介:王毅萍,pt电子广电文旅栏目制片人,pt电子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。

【谈谈观点】

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

pt电子 官方微博 中国pt电子网新浪微博 中国pt电子网腾讯微博
pt电子手机报 官方微博 pt电子手机报新浪微博 pt电子手机报腾讯微博
中江论坛 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

pt电子数字报


pt电子日报

大江晚报

金周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