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切感受时代之变

来源:pt电子-大江晚报编辑:张清晨发表时间:2018-10-11 23:53:33
查看数0>

我出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南陵县一个贫穷的小乡村,我们家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,兄妹三人,我最小。回望过去,记忆里太多难忘的事情,总会在脑海中浮现。

我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爷爷奶奶还健在,父母面朝黄土背朝天,早出晚归,靠天吃饭,一家人过得紧紧巴巴。我记忆中吃饱饭的日子很少,吃肉更是不敢想。农活之余,父母也有其他谋生手段,父亲会一些泥瓦工手艺,只要是庄稼地里不太忙,他都会跟着村里的陈伯伯到附近的建筑工地打零工,然后按天数结账。母亲不认识字,却有做鞋垫做布鞋的好手艺,自己在家打好鞋样,然后一针针做成精美的鞋子,放到家门口卖。每天深夜,我从睡梦中醒来,母亲依然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纳着鞋底。

日子虽然艰难,父母却咬牙供我们读书,小学离家四公里的距离,每天我和哥姐一道走着去,风雨无阻,也不觉得孤单。

上高中的时候,家离学校远点的学生都住校,基本上每月回家一次,主要回家是拿粮食和咸菜。我也属于家离校远的学生,一般都是父亲骑车送我,骑爷爷给我们家的“国防车”。这辆车的齿轮都磨损了,但还是很结实,父亲骑车送我时,把粮食绑在车子的侧面,送我到学校后,父亲再帮我把粮食换成学校的菜票,然后自己骑车回去。

改革开放的春风慢慢吹到了村里,所有人的心思都开始动了。大哥读到初中就辍学了,他脑子灵,从拉板车到踩三轮,慢慢借钱买了辆小货车,现在已经有三辆大卡车了,在皖南一片跑起了运输。大姐初中毕业考上师范,毕业后分到了县里,现在在县城最好的小学任教。我学习成绩一直不错,一大家子咬牙供我读了省城的大学,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市里,现在一家软件公司从事管理工作。如今我们三人都已成家,父母和大哥住,仍然守着他们生活了一辈子的家,只是他们现在已经不需要那么辛劳,偶尔侍弄着不多的土地,种些菜、养点鸡鸭。搞运输的侄儿有时路过我家,会给我们大包小包地捎上一大堆蔬菜、瓜果、鸡鸭、鸡蛋鸭蛋、腌肉咸鱼,足以让我们一个月不用去菜场。

我也会经常带着老婆孩子回家看看,我想念家乡遍地的杨柳林,院里的红枣树、槐树、香椿树,以及叽叽喳喳的鸡鸭声。家中的“国防车”早己入库,成了我们家的“传家宝”,煤油灯也早己不知了去向。父亲早就用上了电动刮胡刀,也能聊一些诸如社保缴费之类的话题。母亲经常会去村头的理发店染染头发,然后晚饭后带着一帮老太太,在村委会前的路灯下跳广场舞。

去年,我和大哥大姐出钱,送父母随旅行团去北京玩了一个星期,老两口那个兴奋劲,天天在北京发朋友圈。回村之后,和左右邻居聊着首都的点点滴滴,仿佛年轻了二十岁。我和大哥大姐商量了,趁着二老身体还不错,每年至少带他们去玩一个地方,祖国这么大,他们都应该去走走、去看看,去实现他们一直放在心里却从未提过的愿望。

转眼间,改革开放已经四十年了,我们普通老百姓说不出大道理,只是真切地感受到,我们的日子确实一天天好起来了,活得更有奔头。

王飞

【谈谈观点】

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

pt电子 官方微博 中国pt电子网新浪微博 中国pt电子网腾讯微博
pt电子手机报 官方微博 pt电子手机报新浪微博 pt电子手机报腾讯微博
中江论坛 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

pt电子数字报


pt电子日报

大江晚报

金周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