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同学

来源:pt电子—pt电子日报编辑:徐涧发表时间:2019-01-11 01:16:05
查看数0>

幸福是我的同学,小学、初中我们在一起。我们是一个村的,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之前叫大队,我们一起在大队小学、公社初中度过了难忘的童年、少年时代。青年时代我们就分开了,各奔前程也或叫各自谋生,他去了师范学校,而我去了气象学校。那个年代,我们在那个地方念书是成功的也是幸运的,岂不说是否成才,至少跳出农门拿到了梦寐以求的“铁饭碗”,为家人、村里和学校赢得了荣光。

一直想和幸福同学好好聊聊,因为是村里走出的乡里乡亲,因为少年寒窗的同学之情,更因为幸福同学数百万字作品的文学成就,当然还有更多的情结。直到今天未能如愿,不是没有时间,也不是天涯海角,更不是不重要,原因还是主观的,那便是我的懒惰和缺少些什么,客观上的没有节点和契机却成了理由。但对幸福的关注和旁听却延续了几十年。每次回老家看看,都会问起村前村后小时候要好的几个同学,幸福便是其中之一。说到幸福的人很多,有的消息是家人和邻里主动说起的,有的消息是我问出来的,虽然消息是零散的、片段的,有的还是跳跃的、大概的,但听起来十分亲切和美好!所有消息在我心里汇成一个清晰的结论,幸福是勤奋的务实的,才华横溢的有成就的。

直接和幸福联系上还是十多年前,那时他还是乡里中学的校长。有一天,两本书放到了我的手上,《太阳雨》《pt电子县咸保志》。《太阳雨》是他的作品集,几十篇散文、小说和随笔,文中那种朴实、细润,是蹲过水乡的人才能感同身受的美好,时不时读到两句乡里乡亲的方言话语,心都被融化了。《pt电子县咸保志》又是幸福呕心沥血的地方史记,他在编纂中的辛苦付出显而易见,那些人那些事,那些时间和空间,在史志中罗列得十分清晰精准,连我等小小乡民在咸保的历史长河中也有涟漪,让人惊叹。

后来我才知道,那时候,幸福是校长、老师,是百分百的园丁,是乡里的文化人,是地方文学界的作家。他培养了许多从乡土出来的优秀学生,他的学生优于他人的地方便是作文,现在的说法就是“码字”能力超强,一篇篇行云流水荡漾着芬芳的文章,发表在文学社、县刊和市报上。更为称奇的是,幸福有自己的后花园,硕果累累,二十多年,幸福笔耕不辍,创作了数百万字的作品,小说、散文和随笔见注于全国各大文学杂志、期刊和报纸。记得早些年,我也受益于崔之建老师,对文学有一些爱好,写了几篇几万字的中、短篇小说,在气象系统的征文中获奖和刊登,似乎有点名气,之后便感觉江郎才尽,停息了,无果了,成了不毛之地。多大的差距啊!幸福同学,我佩服你,因为你勤于学习、执着坚持,所以你有灵气、才气。那个年代,几百万字手稿以手写为主,放在家里堆成山,置到外面铺成路,播到人间成花园,所以你的后花园殷实芬芳、四处飘香。

2009年7月,我和幸福有了一次幸福的聚会,当然还有许多至亲至重的人。在槽坊、在湾沚、在家乡,我们把盏欢聚,罗趣事、忆往昔,点点滴滴连成许多美好的画面。之后,幸福同学调到了县文联,当起了文化使者。机关里事情会更多、更杂,可文学始终没有离开过他。好几年了,《鸠兹鸟》季刊按时寄到我的手上,虽然是县文联的成果,却是家乡的故事,是幸福的心血,一期比一期厚重、丰满,让我这个在外的家乡人如拾宝贝,常常秉烛夜读。

幸福来敲门,鸠兹动我心。每次看到《鸠兹鸟》,打开扉页,我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,原来的世界。这个世界和身边的世界有些不同,却是我似曾熟悉的世界,我希望停留的时间长久一些,抑或久了,我也会进入这个世界,去观察这个世界,住进这个世界,会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,为幸福做点什么,那应该是最美好的事了。

沈世发

【谈谈观点】

相关pt电子经验心得

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

pt电子 官方微博 中国pt电子网新浪微博 中国pt电子网腾讯微博
pt电子手机报 官方微博 pt电子手机报新浪微博 pt电子手机报腾讯微博
中江论坛 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

pt电子数字报


pt电子日报

大江晚报

金周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