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熟香温且读书

来源:pt电子—pt电子日报编辑:徐涧发表时间:2019-01-11 01:16:05
查看数0>

记者:您的书房有多少藏书,都是哪些类型?

范君问:目前几经淘汰更新,书房里的藏书大约只剩下2100余册了。这两千来册书都是概不外借的!可以外借的全堆在楼下车库里了。

我的藏书五花八门,只能沿用传统的经史子集的方式来进行分类,同时为了方便拿取,又作了一些调整,比如政治学相关书籍也归入经部,传统集部书籍归入子部,集部中只保留pt电子市作者的作品。目前我书房里子部书籍最多,其次为史部,集部大多是作者签名赠送的。

记者:您喜欢读哪一类书?

范君问:我看书比较杂,阅读的喜好也随着年龄和环境而不断变化。小时候看小人书,到现在书橱最下面一层还有上百本小人书。少年时喜欢散文,各类散文集就占了书橱的小半层。后来读小说,只是小说留存不多,大多数看过就丟,能留在书橱里的,除了名著和作者签赠以外,就只有一个标准:以我现在的水平写不出来这样的作品。读史是我一直保有的习惯,从小到大没怎么变过。以前把史书当故事看,现在则当生活看。最近常看的是碑帖印谱和诗词韵文。得闲的时候,泡几片茶叶,燃半炉盘香,靠在摇椅上看碑帖、读诗词,放翁曰:寄怀楚水吴山外,得意唐诗晋帖间。此之谓也。

记者:您平常会买哪些书?

范君问:不同的时间段买的书是不一样的。有一段时间读《资治通鉴》,后来干脆一口气把《续通鉴》、《明通鉴》都买全了,整整齐齐地在书橱里码了一层,可是读到现在都还没读完。那个时候在旧书店里看到一本《通鉴事纬》,上面居然有前一位拥有者写的眉批,字很工整,批得也极有意思,我站在书店里看了一个下午。

还有一年夏天我手抄《道德经》。抄完以后觉得句读有疑问,于是特地买了四种不同版本的《老子》回来自己做会校集注。结果一直做到冬天,疑问还是疑问,倒是八十一章五千言我全都背下来了。

记者:有何读书习惯可以和读者分享?

范君问:我读书喜欢作眉批做书签。有的时候翻书不看内容就只看眉批。当同一页书上出现了好几种批注,有的前后印证,而有的却前后抵牾,这时再回想一下曾经的情境,人生便历历在目。

可是眉批写多了,难免会记不清具体的地方,于是只能作书签。现在打开书橱,总能看到夹在各种书页间长长短短的字条,有些密密麻麻写满了字,而有些只有标记或符号。这些书签单勾画出我阅读和成长的轨迹。

记者:您对现在的电子书、网络书有什么看法?

范君问:我蛮喜欢在网络上看书的,尤其是看小说。网上阅读有一个最大的优点,就是随时可以搜索,释疑。一两个专有名词没弄懂,可以立刻百度一下,弄懂了接着往下读,丝毫不影响进度。而这在传统书籍阅读中就显得颇为麻烦。我对欧洲中世纪的宗教历史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一点一点百度出来的。

记者:很多读书人对借书比较反感,您的看法呢?

范君问:我从来都只向图书馆借书,很少向个人借书。而我的藏书也是分层次的,有些可以借出去,甚至送出去;但有些不行,比如书上作了批注的或者在扉页上盖了藏书印的。我有四方藏书印,分别用在不同的书籍上。如果你在某一本书上看到我连盖了两方印,那就说明我视之如连城拱璧了。至于连用三方藏书印的书,目前还没有。

记者:您觉得哪本书对您的影响最大?

范君问:人的思想、眼界和感触都会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而有所改变,因此很难判断哪一本书对我影响最大。我只能说有一些特定时间段的阅读让我记忆深刻。比如上学的时候,我偶尔读到威尔·杜兰特的《哲学的故事》,觉得文辞特别优美,于是专门借回家做摘抄。那本书400多页,我一共摘抄了读书卡片将近600张。没抄的部分我基本上都能整段整段地背下来的。从那本书开始,我保留下来的读书卡片放满了整整一抽屉。这些卡片直到现在读来也还会引起我的共鸣和感悟。

再比如曾有一位熟悉的编辑约我写书评,给我的特权是可以在一家比较有名的书店随意借书回家看,但条件也很苛刻:每看一本必须写一篇书评,每周写的书评必须要能凑出一个版面来,每个版面必须涉及两个种类以上的书籍。那段时间我除了上班就是看书、码字,前后持续一年多。那一年多的阅读对我影响很大,现在回想起来,依旧还有些麻爪子、炸头皮的感觉。

记者:您出版的作品中,最满意的是哪一本?

范君问:下一本!毫无疑问应该是下一本,而且永远都是下一本。


记者 郭青


作家简介:

范君问,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,安徽省评论家协会会员,pt电子市作协副秘书长。作品散见于《散文》、《安徽文学》、《岁月》、《青年作家》、《大公报》、《扬子晚报》等。出版散文一部,小说两部。

【谈谈观点】

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

pt电子 官方微博 中国pt电子网新浪微博 中国pt电子网腾讯微博
pt电子手机报 官方微博 pt电子手机报新浪微博 pt电子手机报腾讯微博
中江论坛 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

pt电子数字报


pt电子日报

大江晚报

金周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