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pt电子游戏网首页|新闻中心|

首页|

文化自信·上海实践|从上海出发 让中国文化走到世界观众心里
2017年10月14日 06:03   pt电子游戏: pt电子游戏网 作者: 王永娟 选稿: 李婉怡

  文化自信,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心理根基,是当代中国走向世界舞台中心、引领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的精神力量。践行文化自信,就要让中华文化走出去,“讲好中国故事,传播好中国声音”,让更多的人认识中国、了解中国。自十八大以来,上海的艺术团体频繁在海外亮相,将中国优秀文化从最初的“走出去”逐渐深入地“走进去”,以真正代表中国文化实力的艺术表达,打动世界观众,引领不同文化之间的深度对话。而他们所打造的优秀剧目,也正在将上海这张文化名片擦得越来越亮。

  传统文化:从“景观化”展示到审美与感情的交流

  “Touching”“Beatiful”“Poetic”(触动、美丽、诗意),2017年9月16日,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的阿斯特庭院,一位美国观众在观看完京剧《霸王别姬》后,留下了这样的评价。

  的确,上海京剧院奉出的这版《霸王别姬》可以称得上当今京剧舞台上最棒的《霸王别姬》,尚长荣、史依弘,他们是最好的霸王和虞姬。

京剧《霸王别姬》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阿斯特庭院演出

  不少观众都倾倒于尚长荣的唱腔、史依弘的剑舞,而有更多的观众被所传递的悲壮与真挚所打动。一位纽约老人在演出结束后满眼泪水,紧握着导演的手,称自己“看到虞姬选择拔剑自刎时心都碎了”。而一位美籍华人这样告诉记者:“心里觉得这一辈子都没有这么快乐骄傲过。我非常非常地感激,感谢你们把京剧带到这么遥远的美国,这是对中国传统文化传承最好、最高的贡献。”

  无疑,演出是成功的,开演以来,每天的演出票都早早售罄,人们盛装前来,为了观看这一来自古老的中国的戏曲,他们谨慎挑选观看此次演出的服饰和配饰,力求与演出和谐相融。而演出结束后,他们以热烈的掌声来表达自己的热情和喜爱,因为沉浸太深,久久不愿离座。

现场观众反响热烈

  “人类的情感是相通的。”上海京剧院院长单跃进如是说。“《霸王别姬》这种英雄美人的悲剧故事,对情感的诉求,不亚于莎士比亚作品,它用中国的方式表达了人类的共性,这也代表我们的文化交流进入了更深的层次。”

  的确,1930年,京剧大师梅兰芳第一次带着京剧走进美国,一出《汾河湾》,一炮打响,轰动纽约城,“梅兰芳热”风靡全美,也让美国人管中窥豹,看到了中国古老文化的璀璨与绚丽。

  最近几年,上海京剧院的许多作品频频“走出去”,从最初的《三岔口》《孙悟空》等好看好玩的武打戏,到《王子复仇记》《霸王别姬》这种完全能体现京剧声腔音韵、“唱”“念”“做”“打”的综合大戏。京剧对国外的观众的熏陶,已经从最初的热闹、猎奇,上升到了审美与情感的交流。“讲好中国故事,首先是讲好中国的情感,中国的审美。有审美,有情感,有人文认识的高度,才是文化交流的目的。”单跃进认为,中国文化现在不仅仅要“走出去”,更要“走进去”,走到国外观众的心里去。要用作品和他们产生情感的共鸣,心理的共鸣,让作品真正成为文化沟通的桥梁。

  中国戏曲走出去的步伐在加快。今年10月,上海京剧院的京剧音乐剧场《月光下的行走》(中国古诗词京剧演唱会)将推出国际版,赴比利时、法国巡演,为国外观众带去融中国传统戏曲和诗歌为一体的视听盛宴;就在今年9月份,上海昆剧团也刚刚完成了希腊、俄罗斯的演出,所带去的《白蛇传雷峰塔》、《牡丹亭游园惊梦》等剧目和折子戏深受当地观众欢迎,10月份,上昆还将把600岁的昆曲带到阿尔巴尼亚……

  而3D电影等高科技的运用也让这些传统文化插上了腾飞的翅膀,轻装前行,走得更远。就在今年9月,上海昆剧团创作的3D昆剧电影《景阳钟》获第二届加拿大金枫叶国际电影节最佳戏曲影片奖、最佳戏曲导演奖;3D全景声京剧电影《萧何月下追韩信》的导演滕俊杰获第二届中加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。

  越来越多的中国传统戏曲正在以创新的形式走出去,并在世界上产生巨大影响。今天的戏曲“走出去”,他们所做的,早已不是停留在对脸谱、歌舞、武打、杂技的“景观化”展示,而是把戏曲本体最核心的美学特质展现出来,输出的是中国文化,展示的是中国精神,彰显的是民族文化的自信和自觉,让越来越多的外国人读懂中国。

  当代文化:在自我认知中坚定前行

  上海话剧大厦掩映在安福路的梧桐绿影里,闹中取静。6楼的茶座里,上海文广演艺集团副总裁、国家一级编剧喻荣军和记者聊起刚刚结束的爱丁堡艺穗节。

  今年,中国文化交流中心首次在爱丁堡艺穗节设立“聚焦中国”系列活动,并推出七部重点推荐剧目,这七部剧目中,有两部来自上海,其中一部就是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话剧《惊梦》。

话剧《惊梦》在爱丁堡艺穗节演出

  《惊梦》在爱丁堡的全部13场演出均以无字幕的形式公演,反响热烈,观众人数由首演开始迅速攀升,尤其是最后几场每场上座率超过90%,英国媒体《名单》如此评价该剧:“经典文本编织起当代梦境……生机勃勃的肢体叙事!”《英国戏剧评论》更是给该剧打出了“五星”:“令人惊艳的制作……这部剧应该被排在你的年度观剧单榜首!”艺术节结束后,该剧被苏格兰《太阳报》评为年度最佳戏剧演出奖,这是爱丁堡艺穗节上成千台戏剧演出中的最佳。

国外观众在翻看《惊梦》宣传册

  实际上,这只是近年来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剧作“走出去”的一个缩影。《白蛇传》刚刚结束在澳洲为期两周的巡演,《乌合之众》首演两年来已经有了七种语言的版本,《鲁镇往事》刚刚参加新加坡华文小剧场节,《人模狗样》已经去了十几个国际艺术节演出……这些剧作还在继续频频受到邀约。

  “文化自信的前提就是文化的自我认知。既不能妄自菲薄,也不能狂妄自大。”喻荣军告诉记者,从成立之初,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就给自己做出了“包容、多元、创新”的定位,尝试在与国外剧团合作中“走出去”,以当代的方式讲述“很中国”的内容。“文化要发展离不开交流与合作,我们一直与国外的剧团有着很好的合作,这让我们打开了视野,也对自己有了更好的认识。也为我们‘走出去’确立了更好的方向。”

  在与喻荣军的交谈中,他多次提到“当代”这个词。他认为,如果说戏曲向世界展示的是中国“传统”的部分,那么中国“当代”的那一部分,话剧无疑是一个很好的表现载体。

  “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中国的功夫、杂技、戏曲被认为是文化走出去‘三大件’。但后来我们发现,还有许多国外的演出商希望了解当代的中国、当代中国人的想法与审美、当代中国的剧场艺术。话剧本身就是舶来品,外国人对这种艺术表现形式更为熟悉。”

  如何向世界讲好“中国故事”?喻荣军的想法显得很超然,“不要把一个戏刻意做给外国人看,可能在表现形式上,我们需要运用一些更‘国际’的形式,比如《惊梦》我们运用了大量的肢体表现。但在内容上,你只需要想怎么讲好故事就行了。”

  “像百老汇的戏,它所定位的观众群就不是特定某个国家的观众,而是整个当代观众群。它符合当代人的审美,因此,它也是跨国界的。”“我们排演莎士比亚与汤显祖的作品,就是要为当代的观众演出,经典之所以为经典,就是因为常变常新。因为观众变了,面对当代观众,我们重新演绎经典时不能总以不变应万变,而是要万变不离其宗。”

  喻荣军提到《人模狗样》,这也是一部肢体剧,台词只有两三句,当这部剧在国内上演的时候,观众看到的是生活中的无所不在的竞争,看到的是一个现代职场的寓言故事。但当该剧在德国上演的时候,却有观众说,从剧中,他找到了近三十年来,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突飞猛进的原因。“因为剧中所表达的竞争、奋进,被观众看做是一种中国精神,一种拼搏向上的精神。”喻荣军坦言,这种效果是剧作创排的时候没有想到的,但也恰恰说明,我们的文化走出去了,走到外国人心里去了。

  用世界语言在国际舞台上讲好“中国故事”

  音乐和舞蹈,是世界通用的语言。然而,要用这两种语言在国际舞台上讲好“中国故事”也并非易事。它考验着艺术家们的韧性,也考验着管理者的智慧。然而,走出去的脚步是坚决的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耕耘,让中国的音乐和舞蹈在国际舞台上越来越闪耀和美丽。

  今年夏天,上海歌剧院应邀赴德,在萨布吕肯歌剧节上演绎《阿依达》和《贝多芬第九交响曲》;8月份,上海交响乐团亮相瑞士琉森音乐节、奥地利蒂罗尔音乐节、奥地利格拉芬艾格音乐节和德国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,成为首个受邀参加瑞士琉森音乐节、首个登陆易北爱乐音乐厅演出的中国乐团;8月底,上海芭蕾舞团豪华版《天鹅湖》第二次“飞”到欧洲,上海歌舞团《朱鹮》则第三次东渡日本,开启了自己的巡演……

  在萨尔布吕肯,1000多张《阿依达》的演出门票销售一空。3个多小时的演出,换来了“挑剔”的德国观众的阵阵掌声,萨尔布吕肯音乐节艺术总监里奥纳迪赞叹称,“上海歌剧院的独唱演员对音乐的表达、解读和理解都令人耳目一新”;在德国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,余隆执棒上海交响乐团,联袂小提琴家马克西姆·文格洛夫,带来了中国声音的经典之作——小提琴协奏曲《梁祝》,如泣如诉的旋律让现场2100多位观众动容;在阿姆斯特丹皇家卡雷剧院,《天鹅湖》的此番首演,征服了1700多位观众,谢幕时的掌声持续了整整一刻钟。原定在皇家卡雷剧院驻场演出18场,因观众热捧,临时又增加了一场;在东京,《朱鹮》的首演吸引了2000多名观众,日本殿堂级歌手谷村新司也来了,谢幕时,他第一个起立鼓掌……

  “走出去”是一种方式,却非最终的目的。在这些文艺院团的管理者看来,《阿依达》也好《天鹅湖》也好,都不过是中国的音乐和舞蹈走进西方主流剧场的一块“敲门砖”,最终我们要呈现的还是我们的原创故事,属于中国的故事。

  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明白,跳好《天鹅湖》《葛蓓莉亚》这样的西方经典有助于上海芭蕾舞团品牌的树立。“先让对方信赖你的实力,才能慢慢接受《长恨歌》这样的中国原创作品。”让她欣喜的是,近年来,世界舞台对中国故事的期望值越来越高。2013年,他们携原创芭蕾舞剧《简·爱》赴英国伦敦大剧院演出时,剧院负责人就表示,未来希望看到中国故事的到来。

  “这几年我们把工作重心放在制作经典歌剧上,在锻炼队伍的同时,我们一直在思考,如何制作出具有上海特色的民族歌剧。”上海歌剧院党委书记范建萍表示,在原创剧目的创作上,一定要塑造真正充满生命力的人物形象,讲述真实感人的故事。制作出符合上海城市精神、具有国际视野的民族歌剧。

  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说:“要得到西方观众的关注,需要我们对西方文化的理解,而要真正走到西方观众心里,需要有个性、有温度的中国表达。我们要以海纳百川的文化胸襟去吸收和表达,去引领文明的对话。”

  三赴日本,在日本演出达到80场的《朱鹮》也让上海歌舞团团长陈飞华看到了文化走出去的要旨:“创造经典需要不断打磨,我们始终坚持的理念是‘时间只记住精品,艺术永远追求一流'。”

《朱鹮》剧照

《朱鹮》剧照

  一分耕耘,一份收获,有了今天的影响和成就,正是这些文艺院团多年来在走出去的道路上,不断深耕的结果。市场是需要慢慢培养的,有些认识也是需要慢慢改变的。今年的日程还未结束,明年的日程早已排好,在“走出去”的道路上,他们一路紧锣密鼓。

  东风西渐中国文化正在吸引全世界的目光

  “对于怎样更好地把中国文化传播到西方,上海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艺术敏感度。”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、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对上海最近“走出去”的一些文化项目给予了高度评价。

  在毛时安看来,《霸王别姬》的传统、古典、壮美,《惊梦》对传统文化与当代社会话题的结合,《朱鹮》对人类生存环境的关注,对人与环境和谐相处的追求,还有《天鹅湖》从学习国外到自己精心创排到海外走红……其种类之丰富、繁多,艺术表现形式上的创新与国际化,“既表达了当代中国人的宽阔的文化胸怀,又满足了外部世界了解中国文化的迫切需求”。

  毛时安认为,上海作为比较早、有规模地受到“西风东渐”影响的城市,这些年来一直都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主阵地、桥头堡,外面世界的文化通过上海传进内地,内地文化通过上海辐射出去。继续担负起这一在东西方文化交流中强大的中转功能,是历史和国家赋予上海的重任。上海应该做出更大的努力和贡献,使世界能真实、全面地了解中国文化的发展,了解当代中国人的精神面貌,以及他们对人类事业所作出的贡献。

  “以前是西风东渐,现在我们已经在东风西渐。”毛时安认为,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强盛,世界对中国的兴趣越来越浓厚,中国文化正在引起全世界的关注。

  “比如国画,许多年以来,西方人对中国国画都存在误解,看不出其中的妙处。我1993年出国访问的时候,一些西方朋友看到我们的国画,说‘你们在画素描嘛!’我说‘这不是素描’,然后还要跟他们讲解国画与素描有什么差别。现在你看,西方许多知名博物馆都在举办或曾经举办过中国画的展览,这说明他们开始对中国文化有了了解的期待和需求。”

  而喻荣军在接受采访时,也发出过类似的感叹,他认为,近十年来,中国的文化“走出去”真的可以用“你追我赶”来形容。

  “2001年,第一次参加爱丁堡艺穗节,我可能是唯一的一个大陆人。现在爱丁堡满大街都是中国人,中国剧团的演出、交易都很蓬勃。10年前,韩国的文化部门就在爱丁堡设立了韩国的演出单元,我特别羡慕。现在,我们也有了‘聚焦中国’。”喻荣军还说起自己10年前第一次参加阿维尼翁的戏剧节时,在教皇广场上看到有人在表演武术,心里很开心,以为中国的武术表演也出来了,但走近了才知道,发现对方是来自韩国的团体,当时很失落。但是现在在阿维尼翁能看到很多中国的戏。“这十几年间,中国文化走出发展迅速,着实让人欣喜。我觉得这跟我们的国家日渐强盛是分不开的。”

  对于如何更好地讲述中国故事,毛时安给出了自己的建议。他认为,文化有相通之处,也有不通之处,要以能沟通的方式和语言来表达。“在表现当代人生活、情感、追求、变化方面,我们要做更大的努力。我们还要注意到,文化有相通之处,也有不通之处,因为每个国家,每个观众都有其接受外来文化的文化背景,所以要尽可能地把我们的故事,以能沟通的方式和语言来进行表达。”

  为了更好地走出去,“讲好中国故事,传播好中国声音”,上海的文艺院团“八仙过海,各显其能”,他们在小心翼翼地探索,轻轻叩响每一扇门,寻求对方的回应。而在“走出去”的过程中,他们的视野变得更加开阔,故事也讲得更加自信。在“走出去”的道路上,他们正继往开来,勠力同心,砥砺前行。

版权声明 | 网站简介 | 网站律师 | 网站导航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方式 | Site Map
pt电子游戏网(eastday.com)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