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稿   新闻热线:021-60850333
14岁少女辍学陪酒 母亲跟踪发现酒吧业乱象

2019-10-10 20:49:42

pt电子游戏:澎湃新闻 选稿:魏政

  原标题:14岁少女辍学陪酒,母亲跟踪发现酒吧业乱象:政府已介入

  家住福田的郑女士哭着向我们栏目求助说,担心自己养了14年的女儿要白养了。这两个月女儿小马不但不上学,还经常夜不归宿……跟踪之下,不仅发现了女儿的秘密,还发现了一个惊人的行!业!黑!幕!

 本文图均为 第一现场 图

  本文图均为 第一现场 图

  原来小马竟然跑去酒吧卖酒、陪酒、化妆!熬夜!抽烟!喝酒!这14岁少女什么坏习惯都染上了!更让人担忧的是……酒吧里像小马这样的未成年少女还有很多,郑女士希望记者揭露这种不良的现象。

 酒吧内有不少未成年少女

  酒吧内有不少未成年少女

 14岁少女凌晨下班,喝醉直接躺路边

  14岁少女凌晨下班,喝醉直接躺路边

  郑女士跟踪女儿小马行踪,发现她经常去龙华的迈阿密酒吧。记者以客户身份加了小马微信,她们这个群体工作的模式就是通过微信吸引网友到酒吧喝酒,期间向网友推销酒水,为了忽悠网友多消费,她也陪着喝酒。

  小马的无论从言谈举止,还是抽烟喝酒的神态,完全不应该是一个14岁少女该有的样子。那么,这些本应上学的孩子,为何出现在酒吧里卖酒?这些孩子究竟图什么呢?

  记者调查发现

  这些女孩大多来做这行业最初是为了好玩

  不仅能免费泡吧还能赚钱

  在记者调查期间,小马下班后,记者将她的行踪反馈给郑女士,不过她一时半刻未能赶过来。只见小马下车后,摇摇晃晃地走了一段路,突然醉倒地上了。此时,一名男子突然出现,将小马带回小区。

  记者又添加了小马同班同学小王的微信,她同样是开门见山地约记者喝酒,套路跟小马如出一辙。而当记者问及小王年龄是,她的回答是18岁,隐瞒年龄,已经成为这些卖酒孩子的常态。

  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,另一路女记者以16岁高中学生的身份进行暗访,联系到一位同样在迈阿密酒吧工作的女孩“小刘”,表示想在酒吧兼职赚钱。

  小刘告诉记者,她们属于酒吧“外围”,既要订台,又要卖酒。而“外围”只能卖一款指定洋酒,加上6瓶绿茶和果盘,280块一套,“外围”驻场可以直接去酒吧前台拿酒。

  接单后,可以叫其他女孩过来陪酒,业内俗称“女站”,“女站”喝一套酒,可以赚38块8,小齐就是其中一位,这样她可以做到月入上万。

  有业内人士表示,像小马、小王、小齐这样的年轻人,因为过早进入社会,贪玩又无法获得正常的工作,就成为了灰色利益链的一环。这种推销酒水的特殊模式,需要靠拉人头发展下线,久而久之,团队就越来越庞大。

  这种行业潜规则,是谁开的头?查处总是查不到点子上!又是谁走漏风声?是谁网开一面?这些问题不严查,这上百个未成年女孩很可能继续发展下家,到时又会有多少孩子深陷进去无法自拔?

  暗访报道引发深圳社会各界关注,今天下午,龙华区人民政府已经牵头文化、市监、公安等多部门,就此事展开联合调查和执法。我们期待这些努力,不仅能收一时之效,更能够摸索出一套长期有效的机制。

推荐阅读

上一篇稿件

14岁少女辍学陪酒 母亲跟踪发现酒吧业乱象

2019年10月10日 20:49 pt电子游戏:澎湃新闻

  原标题:14岁少女辍学陪酒,母亲跟踪发现酒吧业乱象:政府已介入

  家住福田的郑女士哭着向我们栏目求助说,担心自己养了14年的女儿要白养了。这两个月女儿小马不但不上学,还经常夜不归宿……跟踪之下,不仅发现了女儿的秘密,还发现了一个惊人的行!业!黑!幕!

 本文图均为 第一现场 图

  本文图均为 第一现场 图

  原来小马竟然跑去酒吧卖酒、陪酒、化妆!熬夜!抽烟!喝酒!这14岁少女什么坏习惯都染上了!更让人担忧的是……酒吧里像小马这样的未成年少女还有很多,郑女士希望记者揭露这种不良的现象。

 酒吧内有不少未成年少女

  酒吧内有不少未成年少女

 14岁少女凌晨下班,喝醉直接躺路边

  14岁少女凌晨下班,喝醉直接躺路边

  郑女士跟踪女儿小马行踪,发现她经常去龙华的迈阿密酒吧。记者以客户身份加了小马微信,她们这个群体工作的模式就是通过微信吸引网友到酒吧喝酒,期间向网友推销酒水,为了忽悠网友多消费,她也陪着喝酒。

  小马的无论从言谈举止,还是抽烟喝酒的神态,完全不应该是一个14岁少女该有的样子。那么,这些本应上学的孩子,为何出现在酒吧里卖酒?这些孩子究竟图什么呢?

  记者调查发现

  这些女孩大多来做这行业最初是为了好玩

  不仅能免费泡吧还能赚钱

  在记者调查期间,小马下班后,记者将她的行踪反馈给郑女士,不过她一时半刻未能赶过来。只见小马下车后,摇摇晃晃地走了一段路,突然醉倒地上了。此时,一名男子突然出现,将小马带回小区。

  记者又添加了小马同班同学小王的微信,她同样是开门见山地约记者喝酒,套路跟小马如出一辙。而当记者问及小王年龄是,她的回答是18岁,隐瞒年龄,已经成为这些卖酒孩子的常态。

  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,另一路女记者以16岁高中学生的身份进行暗访,联系到一位同样在迈阿密酒吧工作的女孩“小刘”,表示想在酒吧兼职赚钱。

  小刘告诉记者,她们属于酒吧“外围”,既要订台,又要卖酒。而“外围”只能卖一款指定洋酒,加上6瓶绿茶和果盘,280块一套,“外围”驻场可以直接去酒吧前台拿酒。

  接单后,可以叫其他女孩过来陪酒,业内俗称“女站”,“女站”喝一套酒,可以赚38块8,小齐就是其中一位,这样她可以做到月入上万。

  有业内人士表示,像小马、小王、小齐这样的年轻人,因为过早进入社会,贪玩又无法获得正常的工作,就成为了灰色利益链的一环。这种推销酒水的特殊模式,需要靠拉人头发展下线,久而久之,团队就越来越庞大。

  这种行业潜规则,是谁开的头?查处总是查不到点子上!又是谁走漏风声?是谁网开一面?这些问题不严查,这上百个未成年女孩很可能继续发展下家,到时又会有多少孩子深陷进去无法自拔?

  暗访报道引发深圳社会各界关注,今天下午,龙华区人民政府已经牵头文化、市监、公安等多部门,就此事展开联合调查和执法。我们期待这些努力,不仅能收一时之效,更能够摸索出一套长期有效的机制。